炉火依然炽热,干劲依然炽烈 ——石泉推行不作为干部“回炉再造”第二年

停发工作性津贴,年度内取消评先评优资格,连续两次被退回且综合考 核仍然不合格的,予以辞退或解聘,石泉县干部“回炉锻造”火正旺

1.png

“石泉县建县是哪一年?”

“年初全县定下的发展思路是什么?”

“‘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两个维护’的内容分别是什么?”

8月5日,石泉县干部“回炉锻造”培训班开班仪式上,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贺富莉向学员抛出这三个问题。

“有没有三道题都答对的?”

“有没有答对两道题的?”

回答不尽如人意,26名学员集体沉默。

今年,是石泉县连续第二年开设培训班,整治干部队伍中存在的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现象。

“对于这些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干部,他们的行为够不上纪委来问责,但我们不能放任他们继续下去,影响别的干部作风,甚至小错铸成大错。”贺富莉说。

石泉县把干部绩效考核精细化渗透进“回炉锻造”的过程,形成一整套干部管理结果运用的闭环。

从严治吏带来的是全县各项工作“全面开花”。全县年度目标责任考核“六连优”和脱贫攻坚工作成效考核“二连优”,在2018年全省县域经济监测考核排名中,石泉县首次跻身全省20强,成为安康县域经济发展较快的县区之一。

“为什么是我?”

培训班的第一堂课,是相向而坐的心理座谈,来上课的县司法局副局长崔世钰把它称作“破冰行动”。“当时我一进会场,心里就一沉,几个学员瘫在座位上,面无表情。”崔世钰说。

这26名学员都是由于工作和个人原因对本单位乃至全县工作造成了被动局面,所以被安排来参加培训学习。

“回炉锻造”期间,全部停发工作性津贴,且年度内取消评先评优资格,不得提拔任用,连续两次被退回且综合考核仍然不合格的,予以辞退或解聘。

“为什么是我?”不少学员人虽然坐在了培训班里,但有的人还带有抵触情绪和不满。

2.jpg

“为什么是他?”这个问题在石泉县进行第一期退回干部教育时,就做了回答。

2018年5月,石泉县委向全县各部门发出通知,明确违反中央和省市县有关纪律、贯彻执行上级决策部署不力等13种退回情形,要求各部门推选本单位同志参加“退回干部”再教育。

一开始,全县34个单位只退回了25个人,这与县委、县政府在日常工作中掌握的情况不一致。“有的单位在接受工作时,主要负责人叫喊人手不够,有些干部不担当不作为,为什么到了要‘退回’干部的时候,就全部合格,一个都不差了?到底是真无人可退,还是无人敢退?”石泉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徐新平说。

县委常委会专题研究这项工作,把退回干部作为各单位党组织和“一把手”履行从严管理干部主体责任的一项重要考核评价指标,杜绝“好人”思想,杜绝“应退不退”,对执行不力的单位负责人实行追责。

最终,石泉县对2个未按时按要求上报退回干部的单位予以通报批评,专项约谈领导干部40余人次,对原计划表彰的3个单位取消了评优评先资格。

县委办、政府办、组织部、人社局带头示范,退回干部6名。

第二批报名之后,全县共“退回”干部50名,经过组织部门再次核查,7名干部不符合“退回”情形,最终43名干部参加“退回”教育。

“严管与厚爱结合,对庸懒散干部既不能放任自流,也不能一棒子打死。”这是石泉县委常委会班子成员的共同认知。

石泉县安监局局长糜勇君在刚接到要求退回“不合格”干部通知时,压力很大。经过投票,安监局要“退回”的干部严某,他的父母、亲戚,糜勇君都认识,将其退回,面子上抹不开。

但糜勇君的担心并没有出现。“不仅小严没有对我心生怨恨,而且他的父母、亲戚见了我,还很感激我替他们教育了孩子。”经过教育培训,严某的工作作风有了明显转变。

今年,县委组织部把“退回”干部变为“回炉锻造”,明确了22种需要“回炉锻造”的情形,重新升级了课程设置,让学员从接收“为什么是我?”到思考“我服不服气?”,接纳自己的不足,找到前进的方向。

专业的心理课程“破冰”之后,学员们在读书分享会上分享自己的思想转变,我有不足,这是所有人的共同认识。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中学教师李川在分享会上说:“毛主席写这首词的时候也是32岁,正是我现在的年纪,词中那种无论条件如何艰苦,踌躇满志,意气奔放,强劲有力的干事创业劲头鼓舞着我,让我反思。”

从脱贫一线到回炉锻造班,第一堂课之后,学员董智有些感慨,组织为什么不早点关心我们,多给我们一些机会。“娘家人的提醒来得有点晚。”董智说。

董智和大伙分享了东汉开国名将吴汉的故事,在一次战争失利之后,众将士内心惶恐,失去斗志,只有吴汉在擦拭盔甲,意气如常。汉光武帝刘秀知道后感叹,吴汉颇能振奋人的意志,他的威望抵得上一国军队。“失败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再站起来。”这是董智这些天的收获。

“课程设置上杜绝了普遍课程的大水漫灌,在心理破冰、理论学习之后,今年的实践锻炼考虑到全县的脱贫摘帽要求,我们把所有‘回炉锻造’的干部都投入到脱贫一线去。”县委组织部人才干教股股长黄夏说。

这次干部“回炉锻造”为期四个月,按照一星期理论学习,一个月实践锻炼循环三轮,让学员在思想上有触动、态度上有改观、作风上有转变、能力上有提升,最关键的是到基层一线去检验成效。

“短板补上去,又是一条好汉”

去年的“退回”干部在完成三个月的实践锻炼之后,经综合考核合格后本可以返回原单位,但一些干部仍然选择留在基层。

姜子明就是一个。

作为2017年县里引进的高层次人才,社会学硕士姜子明来到县委党校任职,前途光明。

作为他的老领导,也是参与“退回”干部教育的时任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李超旗对他印象很深。“一方面理论功底扎实、学历高、心气足,另一方面在工作中沉不下心,不接地气,甚至不服从管理,搞小团体。”经过群众评议,姜子明成了2018年被“退回”的干部。

2018年7月,姜子明来到饶峰镇大湾村,成了一名驻村干部。“刚开始村民都嫌我是城里来的大学生,啥事也不找我,不相信我能解决事。”姜子明把社会学的理论融入到村里日常工作中,用“洋办法”解决土问题。

村里一家母子赡养问题一直调解不好,儿子把老母亲送到镇上大哥家,自己天天喝酒不闻不问,母亲想回村里只好报警。

姜子明仔细观察发现这人好面子,常说“家丑不可外扬”。姜子明运用理论知识,从他的社会关系网入手,常去他家喝茶,给他介绍公益性岗位,讲解法律知识动之以情,最终化解了这一矛盾。

这也让姜子明感受到群众工作是以诚待诚、滴水穿石的工作,绝不是以往“高高在上”的态度能完成的。

现在,姜子明准备利用在村里工作的机会,以脱贫之后不掉队,有效衔接乡村振兴为课题写一个调研报告。“刚开始我觉得我被‘退回’了,就落后于其他同事了。但经过基层实践后发现,有了更多的时间放在基层,这对我的专业和个人的成长,其实是更有利的。”姜子明说。

2018年,“退回”干部中有被各镇、部门单位退回的一般干部,也有之前明确不胜任现职,运用“三项机制”,被“下”的科级领导干部。

两河镇高原村驻村工作队队长张力,被“退回”前是两河镇党委副书记。

“退回”实践锻炼,他去了中心村,从镇党委副书记到普通干部,张力说他没有太长的心理适应期,“能来都是有理由的,自己有啥错自己要学会总结。我在‘退回’班里还当了班长,当年全县退回三个科级领导干部,我是职务最高的,如果不把头带好,这个班不好管。”

去年下半年,张力帮助中心村成立村集体经济组织,确立村增收产业,筹资流转建立了紫长茄子产业园,每亩保底收入2000元。

来到非贫困村高原村,群众满意度低是最紧要的事。张力和同事们从跑户开始,和群众面对面,工作时间从“996”到“007”。

群众投诉水质不好,张力调查后发现,是水塔建好后管理不善。村上出了1000块用了一周时间,对全村11处水塔重新维修,并派专人管护,解决了问题。

群众反映的用电安全隐患,在偏远地区有人自己砍树做木杆接电,存在老化裸露风险。10户近20根电线杆更换完成,解决了。

村民投资修路没有立项,向驻村镇干部汇报后,900米的产业路铺设完成。

三个组村民找张力说,手机信号弱。他去通信公司了解情况,目前各家都正在4G升5G更新换代,不再架设新塔,但可以架设宽带,用Wi-Fi联络,微信语音替代电话。

一项项问题逐个解决,干群关系一步步和缓。

五年农村、十年机关工作经历,在镇上当副书记时也处理信访问题,但到了村里,张力才发现对老百姓的生活状态了解不够,导致以往处理问题不合适。

“来了以后再不管从前,把短板补上去,又是一条好汉。”张力信心满满。

“我是先维人,还是先干活?”

“回炉锻造”本不新鲜。

2015年,贵州黔西南对30多名干部进行军事化管理开展“回炉锻造”。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达康书记的“回炉班”也让全国观众看了个新鲜。

即使在陕西,石泉县也不是第一家,但有些地方的“回炉班”,往往只能延续一到两年,无以为继最大的原因还是缺乏制度引领,最终无人可退。

干部“回炉锻造”是在倒逼石泉县各单位建立制度,通过运用干部绩效考核结果,从日常工作表现就能确定退回谁,怎么退回,退回后怎么产生实际效果。

“去年确定人选,我们也采用群众投票,有些干部就反映,那不干活的人永远不得罪人,也没人投他的票。到底我是‘维人’先,还是‘干活’先?”两河镇党委书记谢小东说。

今年,两河镇建立责任体系,由书记、镇长分片包抓12个村。通过周清单、日三定:定任务、定责任、定完成时间,该算账的时候一并算。

通过书记、镇长每周看,分管领导、驻村队长每天看,脱指办巡回查,三线督导,每一名干部的工作表现都被记录在册。两河镇还成立了研判小组,研判哪些问题更严重,哪个就需要去“回炉锻造”。

让机制走在前,结果运用就很快。

在县委办,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全面推行绩效管理。针对县委办事多人少的现状,40名工作人员分成政务组和事务组,精准定岗定责,量化成积分管理。

设定基础积分,在完成岗位职责之外的工作,按照项目加分,积分以月为单位,一月一考核。“不论是政务组还是事务组,都分为四类,每增加一项占据每周三分之二工作时间的内容就升一级。如果工作没有完成,也有相对应的扣分机制。”县委办主任王善武说。

这样的积分管理可以直接算出排名,让推优、处罚都有了依据,甚至影响到了年终的考核奖励,其中40%将换算成积分,实行差异化发放,让排名体现在收入上。

今年四季度,县委办还将升级管理,让加减分更加科学化。县委办按照国家规定的每人每月平均工作时长,以每小时0.5分测算基准基础积分,每承担一项常规性工作加10分,综合测算个人基础积分分值,按照工作时长计算得分。工作中重复出现的失误将翻番扣分。扣到心痛,加到心动,这项制度也督促着干部工作标准进一步提高。

干部“回炉锻造”也被运用到事业单位。

今年1月,全县教体系统开展了教师“回炉锻造”,按照县里“五精准”的要求,结合教师工作实际,制定出了“退回”情形,对全县30所学校31名教师进行“回炉锻造”,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体系。

“通过不断总结和完善,不但让这些同志集中学习,自我提高,而且对我们整个教体系统1861名教师管理是个新办法,通过对极少数人的教育,督促更多的老师做好本职工作。”石泉县教体局副局长夏玉琴说。

(文中涉及的“退回”干部均为化名)


有关合作事宜请与本网联系。未经《封面》杂志编辑部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