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马希翠套路贷,一审割裂事实判案显失公平!

我叫王福胜,家庭住址为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南尖塔村423号。我和我妹妹王淑娟、儿子王磊等人实名举报廊坊市职业放贷人马希翠套路贷事实,一审法官割裂事实,断章取义,致使本案一审判决显失公平。

详细内容如下:

第一部分:马希翠借款高利贷月息四、五分,触犯非法经营罪

2008年,我和大厂回族自治县海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鹏公司)实际控制人唐心雄认识,彼此关系深厚,我妹妹王淑娟因生意上的原因与马希翠也有过往来,彼此也十分熟悉。2017年1月,春节临近,唐心雄通过我妹妹向马希翠借钱给张家口万全县永祥园小区民工发工资,在王淑娟介绍下,马希翠同意向唐心雄借款600万元,利息4分,砍头息48万。2017年1月26日,马希翠向我儿子王磊的银行卡转款552万元(600万—48万砍头息)。这笔账是按600万元计账。当天,王磊将款项打给唐心雄所在公司的会计孙磊。

2017年3月24日,海鹏公司唐心雄又找王淑娟期望再向马希翠借款400万元。双方约定月息4分,砍头息32万元。当天,马希翠向王磊账户转了344万元,当时扣了砍头利息56万元(32万元+24万元),其中32万是400万的砍头息,24万是上一笔600万的1个月的利息,这笔款按400万元计账。当天,王磊将款项转给唐心雄公司财务总监董等坤。

董等坤收到该笔款项之后,唐心雄将这两笔合成一笔给王磊打了1000万元的借条(1月26日的第一笔600万+3月24日的第二笔400万)。

\

唐心雄给王磊打的1000万借条

2017年8月5日,唐心雄再次找到王淑娟希望向马希翠借款200万元,双方约定月利息5分,砍头息是10万。8月8日,马希翠给王磊转账190万元。到账当天,王磊将该款打给唐心雄,唐心雄收到该笔款项后,没给王磊写任何字据。该笔款项按200万元计账。

\

王福胜第三次为唐心雄借款,给马希翠的借条

截至到现在,通过我们唐心雄向马希翠总计借款1200万,马希翠实际支付1086万,砍头息是114万。

2017年12月10日,唐心雄直接找马希翠以办公室主任张丽的名头向其借款200万元,并约定月利息5分,提前扣除1个月的利息10万元。当日,马希翠将190万元打到张丽名下的银行卡。7个月之后(2018年9月中旬),还款273万元,这一笔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以上是唐心雄向马希翠四次借款过程以及明细,下面我谈还款情况。

第二部分:还款额度超过借款的208%

针对这笔借款,还款分为两部分:一、是王磊还款;二、是唐心雄所在的海鹏公司还款。

一、王磊还款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王磊从2017年5月18日至2018年5月7日向马希翠直接还款14笔,合计为141.1万元;另一部分是王磊按照马希翠的要求,从2017年4月20日至2018年2月13日,向马希翠的丈夫李强还款10笔,合计金额为:99.8327万。李强的账号是:农业银行:6228461000005573319。王磊总计向马希翠和她丈夫李强还款240.9327万。

二、由于海鹏公司还款的不稳定性,王磊也不能按时给马希翠还款,导致我们和马希翠之间也有了矛盾,于是,我就给唐心雄和马翠说:"你们之间直接对接吧,我倒腾来倒腾去的没意思",于是,2018年6月23日,马希翠和唐心雄在廊坊海鹏房地产公司办公楼2楼会议室(廊坊广阳区广阳道南西湖会馆北侧)签订《还款协议书》,约定"债务人自2017年1月起多次向债权人借款,经过友好协商,双方就有关事项协议如下:

1、还款金额1850万元。

2、还款期限:自签订之日起至2018年8月22日(两个月)。

3、唐心雄拿位于大厂永祥苑项目12套门面房作为抵押。

当时在场的人员有:马希翠、唐心雄、我(王福胜)、王淑娟、王磊、马希翠的会计刘蕾、海鹏公司法人唐小林、海鹏公司接待员张洋洋、海鹏公司财务总管董等坤总计9人。

\

针对这笔款,马希翠与唐心雄之间签订还款协议,以后与我们无关,王福胜是本合同的见证人。

在合同签订结束后,马希翠说:"二哥(王福胜)、王磊、王姐(王淑娟),以后是我和唐心雄之间的债务和您们没关系了!"接着,马希翠的会计刘蕾将我们手续给唐心雄,唐心雄接到之后当着我们的面撕毁扔在垃圾桶,唐心雄说:"感谢二哥、王姐的帮助,我和马姐之间的债务,以后由我们直接还款就行了,就不需要王磊再还了"。

当时,大家都很高兴,晚上我们一起聚会。

第一部分是:从2018年9月20日至2019年1月9日,海鹏公司唐心雄的女儿唐琴等人直接向马希翠还款12笔,合计金额为130万元。

第二部分是:海鹏公司法人唐小林(唐心雄的妹夫)还马希翠的75万元。

这些零零星星的还款,远达不到马希翠的要求,并且距离还款总数确实还有很大距离,这是不争的事实。

第三部分是:2019年2月26日,我被马希兵等5人用车拉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强迫让我签字,理由是帮唐心雄还钱,我说:"你们和唐心雄的债务已经和我无关了,我凭什么还啊?"

马希兵等人说:"唐心雄还不起,您就必须还,您是担保人。唐心雄不还,我就收你家房子"。

我说:"我也没钱啊!"

他们围着我说:"我们借给您,您再还我就可以了"。

当时七八个人高马大的人威逼我签字,我确实很恐惧,脑子一片空白,没办法就签了字,签完之后,我被马希翠的手下带到廊坊市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康庄支行,张淼通过网络给我转账200万元,并用这张卡转给徐广超(我不认识此二人)45万元,此后,张淼通过网银又给我转145万元,马楠又用这张卡转给马希翠300万元。在这个情况下,我被迫欠张淼345万元。其中有马希翠、马希伶、马希兵、马楠、张淼、徐广超、不知名者共七人参与这次绑架和敲诈。

转账之后,我被放回来,我就到唐新雄所在公司,将马希兵绑架我以及强迫转款的过程说了一遍,唐心雄脸色很难看,说:"哥哥,别难过,这个钱因我而起,我承担责任,过几天,这个钱我还给马希伶,咱们玩不过他们一家!"

随后,唐心雄给我儿子王磊打了一张345万的欠条,落款处有唐心雄,唐晓琳的签字,并加盖海鹏公司的公章。

\

9月26日,唐心雄给我儿子王磊打了一张345万的收条

第四部分:2019年3月15日,在马希兵的威逼下,海鹏公司只得将大厂聚财园西侧6号楼一块开发用地抵押给了马希翠的弟弟马希兵,共抵押得款1560万元,其中利息为360万元,剩余的1200万元为唐心雄偿还马希翠的剩余款项。在马希兵的款项到账后,海鹏公司员工唐立东(唐心雄的侄子)将360万利息转给马希翠员工杨家芹,将剩余的1200万分两笔(各600万)转给马希翠本人。

2019年3月16号,唐心雄到我家说:"哥哥,您和王姐帮我借马希翠的1200万已经全部还清了。"

我说:"吆,您哪来的这么多钱啊?"

唐心雄说:"最近马希翠让她的弟弟马希兵一直逼我还钱,实在没法,我就拿(廊坊市大厂县)聚财园西侧6号楼一块开发用地抵押给了马希兵总计1560万元,月息5分,其中利息为360万元给了马希翠的员工杨家芹,剩余的1200万元由唐立东分两次偿还马希翠了,加上以前侄子王磊还了一部分,我们单位也还了一部分,这笔帐终于还清了,哥哥,这回和您真的没关系了!他们也不会再找您要了。"。

当时,我们都很高兴,认为这件事就结束了!

那时候,唐心雄的海鹏公司正在河北大厂开发占地81亩聚财园小区,急需大量资金,在当地进行了高达数亿的非法集资和借款,大厂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已经介入调查,2019年5月22日晚上,唐心雄在张家口被抓。

\

第三部分:马希翠套路贷,法官割裂事实判案显失公平!

2019年5月21日(被抓的前夜),已经获知自己即将入狱的唐心雄(微信名为"毛头")向王淑娟发信息称:"姐姐,我这边还马总一笔1200万的,二笔270万元,合计1473万元,在(再)加上财务表上面,王哥那边帮支付的我这还没加呢。"后来又补充:"我们公司财务表上是433万元,共计支付马希翠1906万元。

此后,唐心雄就再也没有消息了。我们也觉得这件事已经结束,就没有再问这笔款项的事。

但让人意外的是,2019年9月19日,马希翠以王淑娟、我、王磊借钱未还为名,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偿还本金1200万元及其利息。

莫名其妙!

\

马希翠诈骗王福胜1200万的思维导图

针对我们帮助唐心雄1200万的借款包括资金走向、还款情况、以及马希翠绑架我逼迫还款的事实,上述已经讲得很清楚。

其实,本案的全貌是唐心雄委托我和我妹妹王淑娟帮助他借款用于资金周转,由于我妹妹与马希翠比较熟悉,就牵线搭桥,马希翠为了保障这笔借款的安全性,将款项经过我儿子王磊的账户。但是,后来我儿子王磊、唐心雄的海鹏公司陆陆续续地偿还完毕。我们总计借款1200万,实际到账1086万,截止到2019年3月15日,我、我儿子王磊以及海鹏房地产公司分多笔累计还马希翠2491万元,超出本金的1291万,还款率达207%,并且,马希翠占有唐心雄价值300多万汽车一辆,司法部门作价100万元。

因此,从资金的流向来说,这是一个完整的闭环,而现在马希翠却将该案切割成两案子,只强调给我们的1200万,对唐心雄的借款和还款完全否定。

我们是本案中间人,实际是唐心雄与马希翠之间的债务,因此,我们确实前期代为偿还一部分,并且2018年6月23日,马希翠和唐心雄在廊坊海鹏房地产公司办公楼2楼会议室(廊坊广阳区广阳道南西湖会馆北侧)签订《还款协议书》,明确该债务与我们没有关系,相关手续也在当场销毁。

本案在2019年11月20日和2020年8月27日两次审理,我们在法庭上明确提出两项内容:一、马希翠所提供的证据为虚假证据,以前的证据早在2018年6月23日被唐心雄销毁,因此,马希翠的证据一定是PS而成的;二、我们并不否定与马希翠和唐心雄借贷案件有关,毕竟我们是中间人,但是,本案所说的这笔借款确实已经偿还完毕,我们提供了大量证据,但是,我们一审时提出案外人唐新雄是本案的关键证人,要求法院去看守所调取其相关证人证言,另外我们还要求追加房地产开发公司为被告,才能将本案事实查清,广阳区法院拒绝采纳,坚持将该案切割判决,最终判决我们支付本金1086万元及其利息798万元,扣除利息300万元,共计偿还1591万余元。

在本案审理的过程中,存在很多违法行为:1、本案采用了简易程序,这是显然错误的,因为本案涉及1200万的本金和利息,合计将近2491万,金额巨大,并且双方观点十分对立,证据真伪不明,并不是"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案件,因此本案明显超出简易程序的范畴。2、本案争议焦点之一,有"真伪"之争的借款协议,法院庭前并未送达被告,被告询问主审法官为何不送达,法官称"我们就这样",对本案起关键与核心作用的"借款协议"不送达被告难道就是廊坊法院的潜规则?难道是法外之地?2、主审法官让被告第一次开庭后3日内提交"借款协议"书面鉴定申请,可是被告之一王磊连续两天去法官指定办公室,均无法找到法官。 4、案件仅有的两次开庭,争议如此巨大,但是主审法官并没有进行过任何问题的询问,笔录也未体现法官针对此案的任何提问。5、本案大量证据,如相关证人录音,微信记录等,均未在庭审中进行有效质证,法官未让被告展示证据原始载体,仅凭原告一面之词的"与本案无关"即不予认定。6、法官助理(书记员)大量重要信息漏记,第二次(最后一次)庭审结束理由是着急吃午饭即匆匆休庭。如此重大的案子,仅仅就吃中午饭休庭我们理解,但是,在尚未理清案情的情况之下就终止审理,是不是"急不可耐"了? 7、一审判决中,大量事实未认定,且大量证据未在一审判决体现,难道本案如此"事实清楚简单,争议不大"?8、多次证人出庭申请、追加当事人申请,主审法官未与当事人进行任何沟通,且不说明任何依据的情况,不予准许。对关键证人被羁押的特殊情况置之不理。

\

以上是审判书,只要涉及到唐心雄借贷,均与"与本案无关"

其实,作为本案的主审法官,法官首先应该弄明白该案的性质,这是判案的最基本前提和基础,即使认定马希翠与我等人的借贷关系真实,那么48%的利息是否超越了2019年10月21日公布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简称两高两部)联合制定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将年利率超过36%划为非法经营罪的限制,加之仅仅2019年与马希翠家族有关的借贷案件就有20多起,由此可以判断本案属于非法借贷关系,马希翠属于非法经营的"高利贷",致使本案的合同无效,尤其是马希翠与我第三笔和与唐心雄的第四笔借款,年利率高达60%,难道还不能判断吗?;其次、被告王磊等人提供大量的证据证明已经还款,法官为什么仅凭马希翠一方说的就可以断定"与本案无关"。法院对于民间借贷合同应该着重审查借贷合意以及资金来源,资金流向等重要事实,本案对于资金来源并没有审查。最后,本案最关键是王福胜已经安排还了,因此,还款的细节是极为重要的证据,其中,目前本案还款人已经因其他案子被羁押,是不是要取得唐心雄的证言证词?

因此,法官的判决错误的根本是没有调查事情的完整过程,断章取义,武断的认为此案就是马希翠与我和王淑娟等人的借款,切割了案件完整性。同时,作为2017年1月26日的借贷关系,借贷期限仅为半年,月息高达4分,王磊才还款141.1万,对于像马希翠这样的职业放贷人来说,在这种情况下,马希翠为什么直到2019年9月才起诉他们?另外从马希翠姐弟三人的案件分析出,借款多发生在17年,判决集中在19年,因此作为审判法院对于她们对外存在大量的借款事实应该更清楚,对于她们的资金来源更应该查清楚,高利贷行为是否符合套路贷,是否应该及时转给公安机关审查应该起到注意审慎的审查义务。而一审法院对于她们的借贷纠纷无一例外全部支持不免让人有些怀疑他们的公正性。这从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如此不符合逻辑、常理和基本法治原则的案件,为什么会这样?其根本是配合了马希翠的套路贷,将原本属于"三角"案件,而有策划性的取其一边,只有将唐心雄的还款刻意列入"与本案无关",才能将马希翠与我、王淑娟和王磊的借贷案做实、做死!

因此,面对大量的事实和证据,法官割裂事实,断章取义的判决严重损害了广阳区法院的权威性和公正性。

为什么要这样?以后,我们将逐渐披露!当然,我们也关注即将开庭二审的判决过程和结果。

以上内容完全属实,如有虚假,我愿意承担所有法律责任!

来源:https://dy.163.com/article/FT8L401I0520DT2S.html


有关合作事宜请与本网联系。未经《封面》杂志编辑部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