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散文岂能靠改编

文/孙建清

近日,有网友向澎湃新闻反映,作家吴德风撰写的文章《一支小雨伞》,涉嫌抄袭作家赵川撰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台湾老兵口述历史》一书中的部分内容。经澎湃新闻比对发现网友反映属实。该散文《一支小雨伞》获得2020年度中国散文年会单篇散文二等奖。对此,吴德风表示,自己没有见过潘银堂本人,确实是借鉴赵川的文章了。虽然作者表示他会申请取消这一奖项,但当事作家仍声称:“是借鉴,不是洗文” 。

获奖散文《一支小雨伞》是否存在洗稿问题,已经有了对比公之于众,读者会看得很清楚,似不必细说。但是它的取材来自《台湾老兵口述历史》一书,则是连作者都承认的。作者没有见过、采访过台湾老兵潘银堂却可以写出老兵的爱情故事,这有点儿滑稽。这样的散文,不能算是原创,充其量只能是改编或故事摘编,尽管是换了角度,添加了新词句,但改编书中内容的痕迹仍然清晰可见。用这种寻捷径的手法写散文,不滑进抄袭才怪呢。

按说一个拥有众多、甚至耀眼头衔的作家,理应清楚散文体裁写作的基本要求。从《一支小雨伞》看,无疑属于纪实散文。作为纪实散文,需要遵循的原则是,创作的散文必须是作者亲身经历的素材,绝不能瞎编,也不能是靠改编。没有去过俄罗斯而能写出长篇的游记纪实散文,没有见过的故事主人公而能说得有鼻子有眼,头头是道,这不是纪实散文,只能是洗了别人的文稿。试想,魏巍的纪实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如果不是作家亲自到朝鲜前线采访,能有那么大的感染力吗?纪实散文,顾名思义就是要求作者在现场,如果作者连去台老兵的面都没有谋过,又何谈去记录潘银堂的爱情故事呢?

据报道,《台湾老兵口述历史》一书付梓出版之后,引起广泛反响。曾被两岸媒体广泛报道及介绍,但同时,侵权花样繁多,包括著名报刊未经作者同意,便大幅转载、连载及编发。在我看来,《一支小雨伞》应该归于挑选出书中故事内容的一个视角而编发的类似文摘性质的散文,实非原创。与其如此,作家何不将《台湾老兵口述历史》改编成电视剧,显然,署名编剧就不会有抄袭的嫌疑了。

一个故事有价值,有看头,在此基础上二度创作不是不可以,但必须看是什么体裁、如何使用材料,以“借鉴”的名义“化”成纪实散文肯定是不行的,因为纪实散文不是改编出来的。

来源:红网

作者:孙建清

编辑:陈乘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